2016去哪儿网产品经理笔试试题

前面几道题就不说了,看看主观题吧.我自己做了些很渣的见解,不要见笑哦,哈哈

1、qunar

2、好像是机票搭售餐食什么的,忘了。

3、如果机票用反向定价的模式销售,即“用户出价,商户抢单”,你认为最需要注意的关键的有哪些?如何解决?

注意的关键点:1、不能没有最低价格,该价格可以是机票的商户的最低成本。

  解决:用户在最低价格的基础上采取加价策略,加到一定程度看哪个商户愿意抢单。

2、用户出价分为高档、中档、低档。

解决:把抢单商户也应该分为高档、中档、低档分别提供不同的服务,满足不同的客户群。

4、如果把一只变色龙,放在一面镜子前面,他最终会稳定什么颜色?

我是一只变色龙,我被丢到一面镜子前面。我看了下镜子,这是谁呢,怎么长得这么帅?

哦对了,我要变色,这里的参照物颜色只有那个家伙啊,我学他身上的颜色。喂喂喂,等等,明明是他的颜色跟我一样好吧,哼。

想了想,我颜色跟环境已经融合了,哈哈。

所以结论是:跟原来放进去的颜色一样。

童话也会让人流泪吗?

头一次看见《小王子》这本书的名字是在微博上,说这是一本印刷发行量仅次于《圣经》的书。我倒想看看这究竟是怎样的一本书,于是我到图书馆寻觅她。原以为这会是像《圣经》那么厚的一本,结果我错了。在图书馆一角发现她静静躺在那儿,如此精致。

“我”在一本关于原始森林的中看到一幅蟒蛇正在吞大象的画,于是我画了一条大肚蛇,用此说明蟒蛇吞下了大象。但是当我把我的杰作拿给大人们看时,大人们非得说那是帽子,我”好好学习,所以我放弃了当画家的愿望。后来长大后我”了飞行员,飞机出故障掉在沙漠里让我遇见了小王子。从跟他的慢慢交谈中,得知了他的故事。小王子原本住在一颗很小的星球上,他每天清晨洗漱之后都会寻找猴面包树的幼苗拔掉,以防猴面包树长大之后会用跟把星球穿透。是啊,小王子的星球是多么的小,有那么一天他悲伤的时候他挪着椅子看见太阳落下了四十四次。我想那天他应该是和花儿闹别扭了。他告别了他的星球,他的花儿,他去访问了六个小星球,每个小星球上面分别住着六个人,要封他做司法大臣的专制的国王,要求小王子崇拜他的虚荣的人,为了忘记喝酒的羞耻而不停喝酒的酒鬼,自以为拥有星星而不停埋头于加法运算的生意人,傻傻守着规则不懂变通的点灯人,脱离实际学问足不出户的地理学家。每一次离开他访问的星球,小王子都会觉得这些大人们怪得出奇,荒唐可笑不正常。在地理学家的指引下,小王子最后到达了地球。小王子在地球上首先就碰到了蛇,而书的最后才知道也是蛇送他回到了他的星球。接着小王子遇见了聪明的小狐狸,小狐狸让他明白:只有用心才能看得清楚眼睛是看不见本质的。玫瑰花驯化了小王子,小王子驯化了小狐狸,或者说他们之间彼此驯化了对方吧。小王子来了,又走了,他可能对地球失望了吧,或许想念他的星球吧。在他的星球上还有玫瑰花需要照顾,还有小绵羊要看管,他怕小绵羊吃了他的玫瑰花。小王子走了……

与其说这是写给孩子们看的书,不如说是写给尚未失去童心的大人们的书吧。“也许小王子走的那天,就是我的童年结束的那天吧”,我长舒了一口气道。童年的种种如潮水般涌上心头。记忆最深处就是在很小的时候会在天黑的时候想着那些白天的时候都变成了怪物而惊吓不已。小时候会为了村里来了一辆拖拉机而欢呼不已;会把毛毛虫用注射器注水后看着它那圆滚滚的身体而高兴;会看着蚂蚁搬运着比他们大上好多倍而且还在挣扎的知了;会和小伙伴们攀比今天又掏了几个鸟窝,吃了几个鸟蛋。忽然想起,今年春节的时候,回乡下老家,弟弟看着在鸡圈里的鸡而惊奇,哈哈,他可能是头一次看见这还会咯咯的动物吧。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不再是那个任性而又天真的孩子了,我们不会去捉知了,我们不会再炫耀今天有没有吃鸟蛋。越长大顾虑越多,那些天真烂漫的风虽然曾拂过面颊,但却在我们脸上不留下任何痕迹。慢慢的,我们学会了难过的时候不再哭,痛了的时候不再叫。我们都戴上面具,端庄素雅,举手投足间要表明我们不再是个孩子。好累,是吧。

童话也会让人流泪吗,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还是孩子的时候天真烂漫的笑脸?

2014-2-21发表于QQ空间,现在搬到博客上来。

开始学车啦

“终于考完了”,15号考完通信原理过后松了一口气,一根紧绷的弦总算松了下来。复习了将近一周的时间,但真到了考场看到试卷觉得还是没什么卵用,有一种要挂的感觉。(虽然他们很多人都说简单)。读了大学这么久,这下半年开学就大四了,我越发觉得我以前选择通信工程专业属于脑子进水了。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我很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兴趣所在,其实不是这样的。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名列前茅,当时觉得自己老牛逼了(虽然没表现出来,但当时心里确实这样觉得),现在看来啊too young,too naive。真的是因为自己没以前努力了吧。(题外话)

很久之前就说要考驾照了,本着技多不压身的原则,又把这件事提上了日程。其实挺后悔当初大一的时候为什么没跟班上的其他同学一起去驾校的,所以为了我不让以后后悔今日,我问了班上的还没考驾照的同学有没有一起的,他们是真不愿意去了。对于开车我纯属小白,于是我网上查驾校啊,却查训到了好多吐槽驾校的,什么给教练红包啊、很长时间不给你安排考试啊、教练骂人之类的。结果显示,居然每个驾校的评价都差不多,看到这些居然还有点胆怯了,打起了退堂鼓。后来在与老爸的电话中听到他是那么支持我,我也就再也不畏惧了,去就去有什么大不了的。舍友大明是在恒运驾校完成的培训,他已经拿到了驾照。所以我咨询了他关于那边驾校的一些情况后决定报他进那家驾校。昨天下午去报的名,那边说科目一考试要等一个多两个月的样子,反正能在毕业前拿到驾照是最好的。你看这就是培训卡:IMG_20150718_220801~01,昨天下午打了一下午的方向盘。今天早上和文豪接着去,文豪和大明是同时报的,由于他去的很少导致将近两年了都还在练习科目二。上午快结束的时候,教练总算让我们几个摸车了,教练教了我们:先调座位,再调靠背,车身在镜子中四分之一,左脚离合踩到底换挡,1档左上方,倒挡右下方,等等等等。感觉这个暑假要黑好多T.T,以后多去练,希望早早拿到驾照。

ps:中午吃午饭后打开ingress看到距离驾校1公里有一个portal,我来回居然走了6公里,中午大太阳的,差点没中暑。

六月杂记

QQ空间里也好久没发那些矫情的文字了,从高三的那个暑假开始,差不多写了两年的日记到现在也差不多弃了,但是我并不是想就此结束,总觉得还是有必要留点什么下来,毕竟记忆也会随着时间而模糊,为以后有个念想到了耄耋之年能够看着自己的过去是如何一步步走的。希望自己能坚持更博,不说天天写,至少要在这上面花些心思,多写写自己所见所闻所想所感。

在过去一个月里,几乎都是在考试中度过的,考完了复习下一科考完复习下一科,就这样时间倒也过得挺快的。在图书馆里复习,一呆一整天倒也觉得不会索然无味,实在读书读得烦闷了可以看看里面那些秀色可餐的女同学,顿时也会觉得精神抖擞。这期间唯一不是很愉快的就是和阿骁闹矛盾了,其实这都是小事,事情大概经过就是阿骁误以为我锁了他的ipad,任凭我怎么解释,发毒誓他都不相信我,所以我只有拒绝再和他来往。其实阿骁是一个挺单纯的人,尽管他有时冒出一些并不单纯的想法,做出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事。我和别人闹矛盾,再怎么小的矛盾后心里总是有个坎,跨过去需要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所以还是让时间来冲淡一切吧。阿骁要考研,我一直认为这是他最好的路,在这我没有和他说话没有“打扰”他的期间,希望他也能够专心复习,最后祝他顺利考上中科大。

6月25那天晚上,我从图书馆出来往宿舍回去的路上边走边玩ingress,突然手机响了,我一看居然是阿清打来的。“在哪?”,在电话那头仿佛可以听出她有些失落。我戏谑道:“你是不是想我了?居然还能想起给我打电话。” “对啊,想你了,姐姐我这就毕业了,刚刚路过图书馆想起该给你打个电话。” 我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深深吸了口气,意识到从今以后也许再也见不到她了。陷入了一阵沉默,“你现在在哪,我想见见你。”我说。她刚开始还有点不太情愿,可能她不知道见面究竟该说些什么吧,我告诉她这可能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从今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了。“我刚过引桐楼”,我听见她说这话后我便加快了脚步奔过去,之后电话里说了些什么我也忘记了,脑海里随着步子浮现出一个又一个的画面,浮现出她的标准笑容,浮现出和她教我练双截棍,浮现出夜游园博园。“我好像看见你了。”看见前方一个瘦小的身影接着电话路过西苑食堂,路灯把影子拉得好长好长。“我怎么没看见你?” “嘿嘿,我在你后面。”她随着把电话挂了,我走上前去,第一句就又对她戏谑:“你怎么长宽了?”她撇撇嘴,“怎么大家都这样说。”往她宿舍方向走着,有一句没一句聊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似乎都不敢说那些太矫情的话。“我能不能给你拍张照?”快到她宿舍了,我问道。“在这里?算了吧,姐姐改天给你一张最美证件照。”走到万人食堂右边的那个路口,“就到这里吧”,她仰着头调皮地冲我笑着,她笑起来真好看。“你怎么只有一个酒窝,好不对称。”最后这时刻也不忘这样说她一下,可能我实在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吧。拥抱了下她,“不准回头哦。”我往回走了十几步,还是忍不住回头,看见她的背影逐渐消失在夜色中。感觉到了眼角似乎有些湿润,不知道以前的回忆,还是她的离去。(实际上,第二天她就送来了她的最美证件照)

到现在为止可以说大三就基本结束了,虽然还有《信息论》和《通信原理》等待着我。突然间又觉得好惶恐和无助,焦虑的情绪从脑袋蔓延至身体的每一寸皮肤。这些焦虑并不是由于考试带来的,而是对未来世界的未知而迷茫或者说对现在无能的自己能否在将来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中较好的生活下去。读大学到现在,感觉自己学到的东西似乎不是很多,课程学的不精,恋爱也没谈,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废了般的存在(似乎有些间歇性迷茫症)。有时候一个人跑到万人体育场的后面草坪上坐着发呆,看着川流不息的车子想哪里才是我的归宿,我能干什么。想不明白时就回到运动场,一圈一圈奔跑着,直到筋疲力竭躺在足球场上看着月亮,只有这时候感觉稍微好了些。

知乎问题:碰到了美得让你惊艳的女子,该上前搭讪还是默默看两眼走人?

我现在好后悔啊啊啊啊啊!绝对要去搭讪啊,不然真是会后悔的!
就在今天晚上去图书馆,进门看见前面有个空位置,我就顺势坐下了,看见对面椅子放着个薄荷绿的手提包。每次我到图书馆有一个习惯,先拿出书放在桌上再掏出手机玩一会儿。而今天我没有,拿出书后,打量着坐在桌子对面的人。桌子对面坐着一个女孩儿,埋着头,奋笔疾书写着什么,长发遮掩着脸颊,笔头在发梢间调皮地来回舞蹈。我望着这一幕看得出神了,一言不发地盯着笔头。过了一会儿,她大概写累了,准备拿起手机看看,不料手一滑手机掉在桌子上发出声响,她急忙拿起手机朝我这笑着轻声说道:“不好意思。”虽然声音很低很低,低到我只是看着她嘴唇明白她是说的这句话。她朝我笑的那0.01秒,仿佛世界都安静了,她笑得是那样好看,就像小时候拿着刚摘下的栀子花轻轻地闻了一下,好香。我看得出她当时有些许慌乱,马上低下头摸摸脸,好烫,可能因为她为自己的小闪失而感到不好意思吧。图书馆里静悄悄的,只听得见窗外风呼呼的声音。时而有某位粗心的同学进门没顺手把门带上,他刚走没多远,风啪的一声把门给带上了,那位同学赶紧跑过去把门给关上。听见声音,她就抬起头来朝门那边看一下,我趁机也迅速用余光扫一下她,就这样反反复复好几次。干净的脸上没有一丝杂志,纤细的手按在书上,另一手则拿着笔飞快地写着,头发偶尔挡住视线,用手撩一撩头发。时间过得很快,就到了晚上九点,这几天每次这个点我都准备回宿舍了,但我并没有,我想在这在多呆一会儿。我喜欢她美丽的外表,我欣赏她,就好像欣赏美丽的风景。想要留住这片风景,我想去认识她,我想要住在这片风景中。心里面虽有上百个去认识她的理由,但也有上千个退缩的借口。两个自己在心里打架了,我终于决定在纸上“我想认识你”这几个字。当我拿出一张纸,拿起笔时我分明看见我的手在颤抖,我歪歪扭扭写了这五个字。心里在挣扎啊,犹豫了二十分钟,能明白这二十分钟有多漫长吗?我收拾好书,拿起书包,站起身,颤抖的手攥着那张纸想给她。最终,我向自己妥协了,没把这张纸拿给她看~转身出了图书馆,顺手把门带上。我趴在栏杆上,拿着那张纸,心里默默地骂着自己真没出息。在外面吹着风,冷静了下,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终于鼓起勇气又推开门,看到的却是空空如也的桌面。那薄荷绿的包已经看不到了~~

《默默无蚊》2014-4-30 22:39写于QQ空间

小蚊嗡嗡,盘旋当空。
辗转反侧,睡眼惺忪。
来去如风,难觅影踪。
怒不可遏,欲用炮轰。
三百回合,心乏身痛。
昏昏沉沉,又梦周公。
次日起床,千疮百孔。
那厮腹饱,吾等臃肿。
诉苦友朋,声咽泪涌。
求之良计,摇头肩耸。
上课无心,遂问伟东。
此等鸣虫,蚊香何用?
撑起蚊帐,易守难攻。
一语惊梦,点头秒懂。
急待下课,生服奔匆。
购得蚊帐,欲抵飞虫。
历经万重,总算完工。
你奈我何,我入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