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学车啦

“终于考完了”,15号考完通信原理过后松了一口气,一根紧绷的弦总算松了下来。复习了将近一周的时间,但真到了考场看到试卷觉得还是没什么卵用,有一种要挂的感觉。(虽然他们很多人都说简单)。读了大学这么久,这下半年开学就大四了,我越发觉得我以前选择通信工程专业属于脑子进水了。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我很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兴趣所在,其实不是这样的。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名列前茅,当时觉得自己老牛逼了(虽然没表现出来,但当时心里确实这样觉得),现在看来啊too young,too naive。真的是因为自己没以前努力了吧。(题外话)

很久之前就说要考驾照了,本着技多不压身的原则,又把这件事提上了日程。其实挺后悔当初大一的时候为什么没跟班上的其他同学一起去驾校的,所以为了我不让以后后悔今日,我问了班上的还没考驾照的同学有没有一起的,他们是真不愿意去了。对于开车我纯属小白,于是我网上查驾校啊,却查训到了好多吐槽驾校的,什么给教练红包啊、很长时间不给你安排考试啊、教练骂人之类的。结果显示,居然每个驾校的评价都差不多,看到这些居然还有点胆怯了,打起了退堂鼓。后来在与老爸的电话中听到他是那么支持我,我也就再也不畏惧了,去就去有什么大不了的。舍友大明是在恒运驾校完成的培训,他已经拿到了驾照。所以我咨询了他关于那边驾校的一些情况后决定报他进那家驾校。昨天下午去报的名,那边说科目一考试要等一个多两个月的样子,反正能在毕业前拿到驾照是最好的。你看这就是培训卡:IMG_20150718_220801~01,昨天下午打了一下午的方向盘。今天早上和文豪接着去,文豪和大明是同时报的,由于他去的很少导致将近两年了都还在练习科目二。上午快结束的时候,教练总算让我们几个摸车了,教练教了我们:先调座位,再调靠背,车身在镜子中四分之一,左脚离合踩到底换挡,1档左上方,倒挡右下方,等等等等。感觉这个暑假要黑好多T.T,以后多去练,希望早早拿到驾照。

ps:中午吃午饭后打开ingress看到距离驾校1公里有一个portal,我来回居然走了6公里,中午大太阳的,差点没中暑。

六月杂记

QQ空间里也好久没发那些矫情的文字了,从高三的那个暑假开始,差不多写了两年的日记到现在也差不多弃了,但是我并不是想就此结束,总觉得还是有必要留点什么下来,毕竟记忆也会随着时间而模糊,为以后有个念想到了耄耋之年能够看着自己的过去是如何一步步走的。希望自己能坚持更博,不说天天写,至少要在这上面花些心思,多写写自己所见所闻所想所感。

在过去一个月里,几乎都是在考试中度过的,考完了复习下一科考完复习下一科,就这样时间倒也过得挺快的。在图书馆里复习,一呆一整天倒也觉得不会索然无味,实在读书读得烦闷了可以看看里面那些秀色可餐的女同学,顿时也会觉得精神抖擞。这期间唯一不是很愉快的就是和阿骁闹矛盾了,其实这都是小事,事情大概经过就是阿骁误以为我锁了他的ipad,任凭我怎么解释,发毒誓他都不相信我,所以我只有拒绝再和他来往。其实阿骁是一个挺单纯的人,尽管他有时冒出一些并不单纯的想法,做出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事。我和别人闹矛盾,再怎么小的矛盾后心里总是有个坎,跨过去需要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所以还是让时间来冲淡一切吧。阿骁要考研,我一直认为这是他最好的路,在这我没有和他说话没有“打扰”他的期间,希望他也能够专心复习,最后祝他顺利考上中科大。

6月25那天晚上,我从图书馆出来往宿舍回去的路上边走边玩ingress,突然手机响了,我一看居然是阿清打来的。“在哪?”,在电话那头仿佛可以听出她有些失落。我戏谑道:“你是不是想我了?居然还能想起给我打电话。” “对啊,想你了,姐姐我这就毕业了,刚刚路过图书馆想起该给你打个电话。” 我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深深吸了口气,意识到从今以后也许再也见不到她了。陷入了一阵沉默,“你现在在哪,我想见见你。”我说。她刚开始还有点不太情愿,可能她不知道见面究竟该说些什么吧,我告诉她这可能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从今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了。“我刚过引桐楼”,我听见她说这话后我便加快了脚步奔过去,之后电话里说了些什么我也忘记了,脑海里随着步子浮现出一个又一个的画面,浮现出她的标准笑容,浮现出和她教我练双截棍,浮现出夜游园博园。“我好像看见你了。”看见前方一个瘦小的身影接着电话路过西苑食堂,路灯把影子拉得好长好长。“我怎么没看见你?” “嘿嘿,我在你后面。”她随着把电话挂了,我走上前去,第一句就又对她戏谑:“你怎么长宽了?”她撇撇嘴,“怎么大家都这样说。”往她宿舍方向走着,有一句没一句聊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似乎都不敢说那些太矫情的话。“我能不能给你拍张照?”快到她宿舍了,我问道。“在这里?算了吧,姐姐改天给你一张最美证件照。”走到万人食堂右边的那个路口,“就到这里吧”,她仰着头调皮地冲我笑着,她笑起来真好看。“你怎么只有一个酒窝,好不对称。”最后这时刻也不忘这样说她一下,可能我实在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吧。拥抱了下她,“不准回头哦。”我往回走了十几步,还是忍不住回头,看见她的背影逐渐消失在夜色中。感觉到了眼角似乎有些湿润,不知道以前的回忆,还是她的离去。(实际上,第二天她就送来了她的最美证件照)

到现在为止可以说大三就基本结束了,虽然还有《信息论》和《通信原理》等待着我。突然间又觉得好惶恐和无助,焦虑的情绪从脑袋蔓延至身体的每一寸皮肤。这些焦虑并不是由于考试带来的,而是对未来世界的未知而迷茫或者说对现在无能的自己能否在将来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中较好的生活下去。读大学到现在,感觉自己学到的东西似乎不是很多,课程学的不精,恋爱也没谈,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废了般的存在(似乎有些间歇性迷茫症)。有时候一个人跑到万人体育场的后面草坪上坐着发呆,看着川流不息的车子想哪里才是我的归宿,我能干什么。想不明白时就回到运动场,一圈一圈奔跑着,直到筋疲力竭躺在足球场上看着月亮,只有这时候感觉稍微好了些。